老年痴呆谷

这里透明又怠惰的咸鱼审神一只
杂食品种
又不好好干刀又不好好摸鱼类型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时不时诈尸
极不负责的压切婶

(大概是一只高兴得喝醉酒的压切婶??
终于要等到我部极化了嘻嘻嘻开心

如果婶婶有类似刀纹的家纹的话那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和基友婶婶 @阿鸠 玩着设计了一下
左边我家婶:谷
右边阿鸠家的婶:鸠
(我家婶婶不是喵就是画着好玩😂

前几天画的
慵懒的两条咸鱼婶婶 @阿鸠
左:(自家)谷;右:鸠
大概是睡衣_(:з」∠)_

含有性转注意!
终于画完了一堆小长谷部还有婶婶,填完坑一身清爽
(后面几p是单独截出来的

摸自家婶婶
p1填了一张一月份的旧坑
p2是三月份的摸鱼黑历史
(怎么办就是喜欢自家的崽啊(´°̥̥̥̥̥̥̥̥ω°̥̥̥̥̥̥̥̥`))

友人来袭·下篇(又名我的药研才不会这么ooc)

谢谢阿鸠爸爸的文♬︎*(๑ºั╰︎╯︎ºั๑)♡︎虽然有些地方很不想承认...(谷砸竟然是个变态之类的??蛤蛤蛤蛤蛤蛤不过阿鸠公主殿下果然是世界第一可爱的爸爸【给你我的大心心♡︎

阿鸠:

       很久没更了,这次来更个长点的,不过要连着两个月前的那篇一起看就是了(被打)))
        谷篇完结啦,可能以后还会来串串场,其实这个也就是欢迎她来国服做婶婶的类似贺文的东西)
         顺便说明,谷这家伙是个鸠的变态痴汉,以上)) @谷


          吃完晚饭,谷正坐在走廊上休息着,便看见鸠一脸的凝重走进仓库。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要我住仓库所以现在去收拾了?
         想到这儿谷不禁打了个寒战。
        哎呀呀,失策失策,早知道她这么狠心,就不来啦……


         而正在仓库里的鸠自然不知道谷现在的想法,只是在已经被唤醒的烛台切等人的注视下,右手拿起厚藤,左手摸着萤丸的刀鞘,思考着应该先唤醒哪把。



        “哇门口快要被埋住了啊药研!!!”
    此时药研正在收拾碗筷呢,突然听见谷一声吼吓了一跳。结果听人叽里咕噜的对着仓库飘出来的迷之樱花指了一通之后抽抽嘴角。“…她怎么又不长记性……还嫌灵力不够耗啊?”


       “啥?”


       谷倒是没搞懂药研在说啥,又不好意思多问什么。只是趁药研转过身自己偷偷跑过去,探身在门口观望。一个小时后,她终于出来了。后面还跟了一堆飘着樱花儿海拔不均等的刀剑男士。只不过她晃了晃,好像身形不太稳的样子。一个踉跄差点跪在地上,还好被萤丸及时扶住。


       “主人,欢迎回来!”萤丸充分发挥着小个子的优势,抱着她脖子蹭着。
       完全忽略了旁边目瞪口呆的人的样子。


       “这,这是萤总?”


        鸠本来还因为又一次性耗了太多灵力感觉没什么力气,一听谷宛如白痴一般的问句,想要挑衅一下人的心情又立马涌上来了,便半跪着回抱着萤丸,边拍着他的背边朝人抛过一个白眼。


       “所以呢?”


       “居然真的跟图集上的长一毛一样啊……!”


       “……你是不是傻啊。”


       谷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


        “我没锻过刀嘛。”


        倒是药研,很淡定的上前一一回抱粟田口的短刀们,笑的很轻松的样子。“好久不见,兄弟。”
        “诶诶,药研没有变回本体吗?”一旁的鲶尾对此表示质疑。当初他等级也不算低了,可是审神者走了之后,再怎么也没能撑过两个月。


       “嘛,还好大将回来了,不然……”药研看了看鸠还在跟谷拌嘴,故意换了个语调提醒人“不过,现在没事了噢。对吧大将?”


       “嗯?啊,嗯对,好啦好啦退退别哭啦……对了!为了庆祝大家都能够成功醒来,今晚开个宴会吧?啊,顺便这小子是谷,暂时借住我这里的新上任的审神者,你们可以尽情欺负他噢。”鸠哄着快要哭了的五虎退,想都没想就承诺了宴会。


       “欸——怎么可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良心是什么,多少钱一斤?”少女微笑着。


       “大将还是不要做太过分了噢。”人家好歹帮你做了考核题啊。


       “也就是说可以给谷大人新的惊吓咯?”一身白衣此时还飘着花儿的付丧神在一旁一脸兴奋的摩拳擦掌。
       鹤丸,平日喜爱惊吓,声称没有惊吓可能会无聊到死掉的付丧神……没错了,就是他。谷眨眨眼睛,迅速把这位刀剑男士与图鉴上的信息对应上了。


       “哎呀……惊吓什么的,要是说出来,那就不好玩了哦?”谷眨眨眼睛挑起唇角,竖起食指对鹤丸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所谓惊吓,自然要神不知鬼不觉啦。


      “药研,快到时间的时候叫我一声啊——”


      是、是,我知道了。


      靠在门口外的近侍如此答道。本来想要教训一下她下次绝对不可以再这么急躁,但看着她把刀剑们再次全部唤醒后的满足模样又有些心疼,便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嘛,大将好好休息下也好。
       说起来,好久都没有和兄弟们手合了吧?
        “呼……”
        鸠把半张脸埋进水里,温热的水好像渗透了每个细胞一般,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泡在里面不出来。


       “大将——,到——时——间——啦——”
       过了一会儿后,门外的声音如实响起,鸠呼了口气,把刘海扶上去,努力挤挤眼里的不小心进的水站起身准备擦身体。
       哎呀……
       “……那啥,药研帮我拿下毛巾,我又忘记拿了…”
       “诶,诶?噢噢噢好……毛巾放哪儿来着?”
       “……我房间里架子上那条蓝色格子的。”
       轻开门缝,接过门外药研递过来的毛巾。到这里为止,一切正常。


       “停停停下啊你!!别再进来了!!!”


       居然还进来一条腿了这人打算干嘛啊?


       “啊啊啊抱歉一不小心就!!”


      药研看上去也是很惊讶的样子,很快把腿退了回去,鸠眼疾手快的关上门,重重地“砰”的一声。
穿上平时的衣服,整理好腰带后推开门——
      “药研?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去万屋所以让我来叫主人的吗?怎么……呃唔唔唔!”乱藤四郎端着什么走过来,却一下子被人捂住了嘴。
      “咳,刚刚后藤说想去万屋我就把任务交给他了。”药研若无其事的松开捂着乱嘴巴的手,怂怂肩解释着。
      “噢——那乱你拿了什么过来?”鸠也不打算追究刚刚的小插曲了,只是饶有兴趣的翻看着乱托着的东西。“这个腰带,还挺好看的诶……”
      “那当然,那可是我和次郎去万屋挑了很久才选好的。果然,这个图案的话怎么看都很风雅呢。”不知何时也走过来的歌仙一下合上手中的折扇,很满意的看着鸠手上的东西。


      那扇子也是去逛万物买的吧?看来我休息的时候你们也玩的挺开心的嘛。
      翘翘唇角在心里吐槽过后,还是看向人,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便任由乱帮忙系好衣带,还臭美的转了好几圈。


       “好看——比起这个,大将,一起去外面逛逛?”


       墨发少年微笑着牵起她的手,拉到唇边绅士的一吻。
      “……!嗯……嗯。”
     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这样啊?
      鸠的心里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跟他确认关系还是大家变回本体的时候,所以大家应该还是不知情的。他这样一闹,怕是再傻的刀也能看出来他俩的关系了。
       “……那,堀川,这边的布置先交给你可以吗?”
       “嗯,主人好好逛吧?”堀川国广很干脆的答应下来,转身便招呼其他刀男摆好物件,布置宴会。


      药研冲她笑笑,拉起她的手就往门外走,。
       “大将,灵力用掉了很多吧,刚刚。”不着痕迹的捏捏她的手,唔唔,还是那么软绵绵的啊——
       “嗨呀没事的!就那么点灵力过两天就恢复了!”感觉到他话里的一丝不满,连忙安抚到。
       “……就这一次噢?下次不可以了噢?”继续捏着人的手,从掌心捏到指尖,只觉得柔软可爱。
       “嗯嗯嗯……那个别捻我手了……”少女有些别扭的抽开手。
       今天的药研,好奇怪啊。
       唔,太阳,下山了……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嗯?大将不想和我单独多留一会儿么。”翘翘唇角凑到她耳边,放低声音诱引着她。
        “我……”


        而另一边,墨发的少年提着一些宴会需要的用品,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心里有些莫名的急切。
       “放开大将!”见到鸠被纠缠而脱口而出制止,而再往旁边看时,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将,你唤醒了第二把药研么?”眼神暗了暗,忍住想要拉住人质问的心情开口道。
        “你是药研的话,那这个人是……”“啊啊,果然还是露馅了啊——”在后面悠哉悠哉走过来的鹤丸一脸看戏的表情,对着目瞪口呆的“假药研”眨眨眼。
         “谷大人,再不变回来的话,会被药研揍噢?”
   


        宴会上,谷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还有些惊魂未定。
        “鹤丸你明明说帮我掩护的不是吗!!!”救命药研看过来了!!眼神好可怕!!
        “不是我不帮忙啊,大人你逛万屋难不成能逛三四个小时?”白色的鹤耸耸肩,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嗯,那么该怎么罚二位比较好呢?住仓库怎么样,正好刚刚空出来了呢。”一旁冷着脸半天的药研突然笑了。
        “啊,我想大概不行诶,孤男寡女的……不太好。”鸠出来打打圆场,虽然她的确不介意谷的住仓库,但还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
         “这样啊……等等,女的?你说谁?……”
        “她呀、”鸠一指变回原样的谷,有点好笑的反问道:“难不成你们一直以为她是男性么?”
“诶——?!”
       


结果还是跟鸠一起住了)
谷是个女孩子真是可喜可贺呢药研君(拍肩)
虽然貌似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D)


      
      


  
     
    
    

这里放寒假才入坑刀剑的谷君_(:D)∠)_把自己本来的的人设画成审神者。以下是设定:
姓名:谷   
性别:女
年龄:18
种族:人类
具体:穿衣风格很中性化容易被看成正太,发尾的紫色是理发店染的。
给人第一印象基本上都是做事认真负责、正经有能力的审神者,实际上是懒癌、老油条老不正经、做事能拖则拖。有不定时爆发的洁癖和强迫症,但是都是为了把住的地方弄得干净舒适才可以很舒服的犯懒并且维持很久不用再清理罢了。
来本丸之前的职业是游走与人类和妖之间完成别人的委托来挣钱。她家族的人与妖签订契约可以获得更多力量,她和一只叫三青的青鸟签订契约。
三青是一个萌萝莉●▽●

嘛……国服试用版的只完了几天,之后就维护了,所以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新手不怎么了解刀剑乱舞,今后会更熟悉的。多多关照啦(。・ω・。)ノ♡